产业基金推动创新转型
(本文根据2016年6月2日傅育宁校长在华润大学白洋淀校区“华润之道” 卓越经理人培训班第九期毕业典礼上的授课摘录整理)

  今天,我们正处在一个革故鼎新的大变局时代,“新常态”下的中国,正在经历发展方式的转变、利益格局的调整以及价值观念的嬗变。在我看来,眼下我们所面对的宏观经济环境,有三点值得关注。一是,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的爆发,加快了全球产业结构的调整,一批战略性新兴产业快速崛起,传统产业加快了优化升级的步伐,形成了一个高度竞争的发展环境,企业不得不面对来自资本、效率、信息化竞争在内的全价值链竞争。二是,全球范围内的新技术、新工艺层出不穷,各个领域对技术研究的广度和深度前所未有,量子技术、生物技术等高科技领域的深入发掘,引起了国家资本、社会资本、商业资本的高度关注,并积极谋求参与,因为谁掌握了新技术,谁就有可能抢占新一轮国际竞争的先机和优势。三是,互联网的快速渗透,将我们带入了一个后信息化时代,大数据的崛起构成了新的商业生态,引发了思维变革、经营变革、管理变革,所有传统行业都要面对拓展新领域、提升核心竞争力的压力。

 

  面对世界经济纷繁复杂、国际竞争日趋激烈的局面,着眼于华润的未来发展,我们必须站在更高的基准点上,思考如何应对未来竞争。只有把握好宏观经济的风向,未雨绸缪、备足粮草,我们才能处变不惊、从容应对。我们要用全球眼光布局产业,配置资源,我们要比过去更加注重质量与效益,更加关注创新与变革,进一步激发企业的活力,抢占市场制高点,保持华润可持续发展的生命力。“十三五”期间,对于华润来说,如何突破经济发展瓶颈,转化经济增长动力,推动创新,实现转型,是当务之急。为此,集团提出了实业和资本双擎驱动的战略构想,并把着眼点放在了产业基金上。华润为什么要做产业基金?华润做产业基金有什么优势?可以怎么做?我想借此机会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看法。

 

  华润的产业基金,属于私募股权基金的范畴。私募基金在中国起步虽晚,但发展很快。从全球范围来看,以私募为主要方式的产业基金的规模增长远大于其他类别的基金。作为市场化程度较高的融资与投资主体,产业基金有很强的前瞻性和跨界能力,能够有效募集社会资金,市场化配置资源,经过一段时间的培育,优质的项目会呈现爆发式增长,为投资者带来较高的收益回报。产业基金的运作成功,将为我们探索产融结合、调整融资结构、降低融资杠杆、在全球领域获取资源与技术、推动产业升级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它是我们探索除上市渠道外、谋求资本和产业有效结合的一个起步,是极其重要的一步。

 

  从集团内部来看,产业基金有助于促进机制优化、管理提升、激发发展活力,主要表现为:一、产业基金的决策机制为探索业务创新,提供了更具有活力的创业环境。基金的业绩完全立足于投资项目本身,基金管理团队可以在基金决策机制下自主投资,这比上市公司的机制要灵活得多。在基金的机制下,我们可以充分调动华润50万员工的创业积极性,深入挖掘他们的知识、专业和技能,把好的商业概念、创新思想和内外部优势力量结合起来,以此形成发展项目,可以成为我们基金成长发展的种子。二、产业基金的容错和评价机制,为培育新的业务增长点,提供了更为开阔的空间。市场竞争复杂多变,存在诸多不确定性,任何一个投资项目都有成功或失败的可能。基金投资是综合评估,主要看其长远价值,一般不特别关注短期盈利。在基金平台上,一个项目谋求的是6-8年甚至8-10年的基金投资周期内的收益。这种容错和评价机制,对于今天在探索转型过程中的企业大有帮助,特别对国有企业寻求在新的产业领域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华润能不能把产业基金做好呢?我以为只要我们把握好、发挥好自己的优势,就一定能做出特色、赢得竞争。华润过去几年在资本市场的运作,积累了很好的实践经验,产业发展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这些好的经验和成果,使我们在基金的“融、投、管、退”四个环节都具备了一定的优势。

 

  目前,华润的几大主营业务在各自领域,都建立起了较为明显的产业地位和优势,也为华润塑造了良好的企业形象。谈到消费品基金,大家会想到华润雪花的成功故事、怡宝的成功故事,会想到华润是中国最大的零售商,拥有最大的营销网络。谈到大健康基金,大家会想到东阿阿胶、999。我们的很多产品和品牌,拥有忠实的消费者群体,有良好的市场口碑,这就为我们吸引投资人奠定了基础。投资人追求回报,希望把钱投给有竞争能力、有成功产业背景、有良好声誉的企业。华润值得信赖,能让投资人看到市场的影响力,他们便愿意把钱投给华润。

 

  通过过去几年的实践,华润形成了较强的资产管理能力和资产运营能力,为我们做好产业基金的投资与管理奠定了良好的基础。我们的电力、水泥、燃气等企业,都具有优秀的企业管治基础和能力,在资本市场亦表现良好,这些享有良好市场信誉的上市公司,将成为我们部分产业基金项目以市场化方式退出的一个有效渠道,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有形成优质投资项目、获取良好回报、实现双赢局面的基础条件。

 

  未来我们该怎么做,才能使华润产业基金真正发挥它的作用呢?我以为,华润在推动产业基金发展的过程中,需要遵循一些基本原则。

 

  人才和市场相匹配。成功的产业基金背后必然离不开专业知识和能力的支持。我们需要引入或培养一大批拥有基金投资经验的投资经理,和具有全球视野、世界水平的行业专家,提高我们投资项目的成功率。在今天日趋白热化的市场竞争中,如果我们还不能站在世界先进的行列内探索业务发展,我们很难取得重大突破和成功。华润大学的创投基金之所以选德勤作为伙伴,就是看重了它拥有全球的人才网络。华润大学本身也要将培养优秀的基金投资经理人,作为创新教育的主要着眼点,为华润培育创新精神、积累创新经验、集聚创意火花构筑平台。总之,我们要通过内外部引智,为华润的产业基金储备高端人才,使我们基金队伍的专业能力与市场化需求相匹配,推动基金的良性发展。

 

  激励与约束相制衡。围绕产业基金的运作,我们已经制定了一系列制度。这种规定包括,如果我们的经理人和员工有好的创业想法,如何处理好参与基金创新和现职工作之间的关系。我们鼓励有创意、有激情、有能力的员工加入产业基金的队伍。对投资经理人、基金管理人,我们必须有相应的激励和约束机制。高额的收益回报也不能完全避免基金管理人损害投资者利益的行为发生。因此,我们在建立基金的跟投和分享机制时,要在一定程度上实现GP(基金管理人)和LP(基金投资人)的利益捆绑,如果项目的投资回报超过了我们与投资人约定的预设回报,基金经理人除了收获跟投分享的回报外,还会获得额外奖励,而基金团队的利益分享,要在基金退出后才能实现。在项目运作过程中,我们既体现激励,也不能忽略约束,要使投资主体、管理主体的权利和义务相匹配。这将使我们的投资经理、基金经理在投资决策的过程中更加谨慎,责任感更强。

 

  进入和退出相挂钩。产业基金是受人追捧的领域,谁都想来当基金的股东,对于LP的选择,要有一个标准,我们要选择相对熟悉我们的投资领域、能给我们带来投资项目,或对我们所投资项目的管理提升有一定贡献能力的LP,也就是说,我们要选择“智慧”资本作为华润产业基金的LP。当然,如果是低成本、长期可用的资金,我们也需要,比如一些主权基金、养老基金,可以作为我们GP的合作伙伴。基金团队持股也可以考虑,比如在科技型基金中,科技带头人的作用非常大,我们可以请他做科技型基金的股东,但是我们要有明确的退出机制。基金的存续期一般是6-8年,要求经理人在决策投资一个产业和具体项目的一开始,就要考虑好日后的退出,以长远眼光、从周期性投资进退的眼光来看问题。当然,我们还有另外一个退出渠道,如果是符合华润未来产业发展方向的项目,我们的专业上市公司可以买下它,顺利实现项目的退出,同时也强化了我们核心产业的发展。

 

  和集团几大产业领域的基金不同,华润大学的基金是VC (venture capital),这是一个开放式基金,全社会的项目都可以参与,也是华润响应中央推动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一个重要平台。在产业基金和VC基金选择项目的时候,我们需要注意一个问题。VC投资的入选率通常很低,100个项目能选中5-6个就很不错了,因此我们要适当聚焦,集团产业基金能做的项目,让产业基金优先做,大学的VC暂且不做,我们要在专业领域,积极促成项目的发展。

 

  这次华润大学的很多创新项目都谈到了客户的痛点,“宝宝去哪儿”项目提到了年轻员工的痛点,孩子没人管,于是产生了这个项目的创意。创新通常都是从问题出发的,或者说,客户的痛点、企业发展的痛点、社会的痛点就是我们创新的起点。我以为,对企业价值的创造和可持续发展有贡献的改变都可以称其为创新。我希望大家把华润的产业优势、商业经验、市场嗅觉转化为一个个创意,再通过各个基金平台的资本纽带与优质的研发平台、孵化加速平台,进行培育,形成集团产业发展新的增长点。

 

  在华润大学的创新大赛中,我看到了一群富有激情、追求理想的人,他们把对事业的执著融入了时代发展的步伐中;我看到了一群勤奋学习、自强不息的人,他们用自己的专业专长诠释了华润的社会担当;我看到了一群善于思辨、求新求变的人,他们把对美好生活的憧憬注入了华润业务的创新发展中;我还看到了一个充满变化和挑战的时代,华润正在接受风雨的洗礼、成长的困扰,但是我们有一支充满智慧和力量的队伍,使我们能够无往不胜。古人说,“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我相信,当我们站得更高、望得更远的时候,我们将看到一个完全不同、更加精彩的世界。希望大家在华润良好的管理机制、发展环境下,能以更为长远的眼光、更加开阔的视野,专注于我们的业务创新,把华润的产业特点和市场优势结合好,利用产业基金的培育模式,推动华润发展,实现成功转型,使我们在时代的磨砺中绽放光彩!